购彩官方

×
购彩官方美文其他小说文章内容

鸳鸯镜第一章

由 白筱荣 发表于 2019-06-23
鸳鸯镜


           第一章


   沈金鸾暂住在城郊外富丽堂皇的沈园里时,是在晚秋的最后一个清晨,她清晰记得明天就该立冬了。她百无聊赖的在沈园里彷徨着,行走着,走到墙角时,惊喜发现旧岁种下的那几树梅花开花了,是深黄的磐口的腊梅花,顾影自怜似的,开得异常憔悴。大概霜降时就已经开了,只是院墙高深,隔断了人的凝望,才将它生生遗忘罢了。劲吹的西风,一阵叠一阵的刮着,花瓣掉落着,像瞌睡人眼睛里的淤血。此情此景,让她想起许多陈年小事,不禁簌簌落泪。当看见表哥沈鹿鸣走过来的时候,她忙从袖子里取出手帕擦拭泪痕。


   飞雪的讯息来得异常迅速,昨日还是响晴的天气,今晨就已开始飘起絮状的雪花了。欢腾的闹钟声响着,不用看,是她最小的堂弟树生的。她深呼吸,冷冽而透骨的空气,使得她的身体莫名其妙的一阵战栗着。沈鹿鸣没有任何防备的来到她身边,耳语着什么,听不分明。其实也不用猜,大概就是勿念父母,安心在家里住的话罢了。然后将身上披的貂皮大衣披在她身上,她忙说了句“谢谢”,但这声音被细雪吸掉了。她忙大声向她的这位堂哥请教:“明儿立冬,今儿怎就下起雪莱。”沈鹿鸣说:“老天爷该管的,岂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决定的,管得了的。”


   “是啊,老天爷该管的,岂是我们这些凡人能够管得了的。”她深以为然。


   “金鸾,你的妹子还是没一丁点消息吗?”沈鹿鸣明知故问,想挑起说话的燃点。


   “没有。”她淡淡的回答,仿佛在和空气说话。


   “走吧,回屋吧,该到了用早膳的时间了。”沈鹿鸣深情关切着他的堂妹。


   “对了,堂哥,隔壁是不是寺庙。我记得有两个和尚的?”沈金鸾回忆着说。


“是有两个和尚。一个老的,一个小的。”沈鹿鸣认真的说。


“我还记得你那时候都是老和尚清晨起来敲钟的。”沈金鸾说。


“哎,都这时候了,寺庙的晨钟怎么没有动静?以往都是听晨钟响彻寰宇的声音起床,今儿是怎么了?今天早起看日出,怎么就听不得了吗?”沈金鸾开始不解,问起堂兄。


“还不是小和尚整日里游手好闲,不听使唤,今儿个被老和尚捆了,打了一顿,拴在柴房里,至今都已半个多时辰了。”沈鹿鸣不无得意地炫耀着他所精通的“时事”。


话音未完,就听到隔壁的寺庙里老和尚训小和尚的声音:“你这个贼光头,怎么整日里像陈家三少爷似的,就知道鬼混,也不知道给佛祖点香拜佛,也不知道诵经抄卷,全没个和尚的样子。”其实,这是每日晨起老和尚必修的训话课,仿佛不如此就管不住小和尚似的,但每日里的训话何尝拴住小和尚的心了,只让他徒增反感罢了。他对这一套早就起腻了,他学起了正阳街东头陈家三少爷的做派,说要以陈家三少爷的行事作风马首是瞻。这样老和尚更加气恼,人前人后总说:“怎么收了这样个败家徒弟,有辱佛门佛规。趁早打死算了。”群众听了,貌似解劝实则嘲讽,说:“佛门不杀生,你杀他也是有辱佛门佛规,更何况他是你徒弟,你也下得去手。”老和尚陷入两难境地,不知道该怎样给自己台阶下,就胡乱的瞎说一通:“我也是闹着玩的,说着玩的。”但今天看这阵势,小和尚必将彻底悔改了。沈鹿鸣一五一十的说着,沈金鸾笑着听着。听到这最后的悔改的话,立马噘着嘴,回应道:“我看未必,悔改最多也就今天而已,今天一过,仍旧照常,就当这被捆被打的事情从未发生过。”


“我敢打赌,他今天必会说彻底悔改的话来。”沈鹿鸣红着脸说道。


“确实,这赌打的太没新鲜气了,反正怎么说都是今天说悔改,明天就被抛到脑后去了。不如等会再去用膳,我们去看看热闹去。”沈金鸾说着,然后拉起沈鹿鸣的手就跑,但瞬息间男女大防的观念一想,就迅速将手抽离了回来。


“我们不如去琉璃阁的阁顶观望吧,那里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”沈鹿鸣建议着。


“好,我们就去那里。”沈金鸾应和着。心里想着,要是哪日里将这热闹对伯父讲了,不知他会作何感想。这样想着,奔跑起来,热流流遍全身,寒冷被热气隔绝了。貂皮大衣没了用处,也就还给堂哥了。她折了一束腊梅花,放在鼻尖,一路闻着一路疾走着。


起身离开那处墙角,经过一道院,过二道院,再到三道院的琉璃阁,沈金鸾一路走到阁顶时,才发现那束腊梅花还在手中,才想起经过二道院没有趁势插放到屋里的花瓶。


她可惜的说:“白折了一束梅花。”沈鹿鸣马上说:“不会白折的。顶多两分钟就结束了。”他们站在阁顶望着寺庙,一切都尽收眼底。事情果然如沈鹿鸣所说,老和尚听见被捆的小和尚求饶,发誓彻底悔改后,立马放了他。这中间也就两分钟的事。


“我说了梅花没有白折吧,也就两分钟的事。”沈鹿鸣一边指着俩和尚一边笑着说。


“回去用早膳吧,我都饿死了,先把战利品带回你屋里去吧。”沈鹿鸣指着梅花说。


“是啊,我都忘了。”沈金鸾越来越觉得,和沈鹿鸣这样一个堂哥说话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。她跑到屋里,将花瓶中那枝早已枯萎的菊花扔了,插进了那束腊梅花。


哐当,哐当,哐当………


沉闷的晨钟声响起,一声一声的,总不成个腔调。沈金鸾出屋后,沈鹿鸣说:“那个小和尚心中尚存怨气,所以才像吹喇叭唢呐似的,不搭腔不搭调的。”沈金鸾深深折服。她越来越佩服她这位表哥了。


“沈金鸾沈大小姐,你好悠闲啊,全家找你大半天了,你却在这个鬼地方逍遥自在。赶紧给我回去去用膳,大老爷有重要的事情要郑重宣布。”她隔着几米远就已听到喊声,不用说也知道,是陈姨娘在那里气势汹汹喊着。她也不理睬,也没必要理睬,没有多少背景的主子有几人看得上,她当然懂这道理。


“陈姨娘,我们这就去,告诉爸妈别着急。”沈鹿鸣像讨好陈姨娘似的,笑着说着。


看见陈姨娘去得远了,沈鹿鸣才对沈金鸾说:“陈姨娘这种人最惹人烦,你以后少和他搭话,凡事都不用理会她,只当她是石头就行了。”


他们并肩走着,像一对情侣似的,沈金鸾多么希望沈鹿鸣就是自己要找的那种人啊。


   “伯父,对不起,我们来晚了。”沈金鸾深含歉意的说。


   “都是一家人,怎么说起两家话了。是不是啊,爸爸。”沈鹿鸣赶来解围。


   “坐吧。”沈园主人沈泽平说,话语极淡。沈金鸾听得出来有嘲讽疏远的意思。


   “金鸾,怎么样,暂住在伯母家中可好,有什么需要的就说,这里没人敢为难你,再说了,有你这个当警察的堂哥,有你这个当总裁的伯父,还有什么可害怕的。也是啊,自从你父母钱失踪后,你的妹子也失了讯息,你就开始担惊受怕了,这我们都可以理解。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来住吧,这里就是你的家。都是一个奶奶的,你和鹿鸣凡事多商量着来。你让着他,他让着你,和和睦睦,多好啊。”伯母沈宁氏话唠一般的说。当看到沈泽平的眼神后,就停住了嘴。


   看到沈金鸾干坐着,沈鹿鸣招呼着:“金鸾妹子,你也别坐着了,吃饭吧。”说完,就夹着鱼肉往他碗里送,沈金鸾客气着说: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
她说起了旧事:“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来伯父家的时候,那时候也像现在一样,隔壁的寺庙,住着的小和尚和老和尚。老和尚总爱讲故事,但故事也就那一个,一个永远讲不完的故事。还有一次,我因为贪玩打翻一只花瓶被娘亲骂的事,要不是伯父大度,娘亲非要打我耳光不可。伯父对我的好,我永远记得。我沈金鸾能有今天,要感谢你。在此,其他的都不说,伯父,作为晚辈,作为至亲,我尊你我敬你。我以茶代酒,我敬你一杯。”说完,拿起酒杯,酒杯斟满酒给沈泽平,沈泽平接过酒,看着沈金鸾喝光茶水后,将酒一饮而尽。


沈泽平说:“侄女,点到为止吧。今天初来乍到的,你也不熟悉这里的环境,吃完饭后,就让鹿鸣陪着你四处逛逛吧。你说呢?”


“那就多谢伯父了。”沈金鸾说着。


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怎么又忘了。”沈泽平像刚进入角色的演员一样,褪尽青涩后,剩下的就全是成熟稳重了。
(2)
分享到
最近评论
暂无评论
相关阅读
妖夫18 金马驹的故事 《恐怖班车》试读链接 落日神剑 蝶梦庄周 科学家破案 人魔交错,殊途绝迹
购彩官方 txjplxx.com 版权所有
购彩官方官方App美文随笔句子/阅读写作